爱分析专访 | 融入AI技术,创略科技让第一方数据更智能

来源:创略科技 时间: 2018-03-27

随着大数据应用逐步深入,如何发挥数据技术在营销行业的价值,是许多大数据公司在考虑的问题,DMP公司走在营销服务的前列,成为企业提升营销效率的重要第三方数据来源。

 

但在第三方数据之外,第一方数据潜藏巨大的价值,运用好这部分潜藏在企业业务体系内部的数据将给企业营销效果带来巨大飞跃。

 

创略科技是少数将第一方数据应用在企业营销场景上的营销科技公司,拥有较为完整的产品线,能够服务企业数据营销的各个环节。

 

创略科技目前有三款产品线,NEXUS、IQ和APEX,这三款产品分别对应大数据、AI、区块链技术在营销领域的应用。

 

NEXUS能够提供客户第一方数据的采集、清洗、标签化到数据分析一系列服务,是创略科技最早切入的领域,也是目前的核心产品。

 

IQ能够为客户提供高度自由定义的机器学习服务,将过去许多人工难以处理的数据做到模型中,用以预测诸如客户购买、用户生命周期等用户特征。

 

APEX是专注于B2C全局营销和CRM区块链平台,以往营销要借助媒体传达到用户,大部分利润被媒体环节拿走。而APEX将品牌主、消费者和应用合作伙伴(APP)连接起来,消费者可以在APP上获取积分并提现,企业主可以提升其ROI。

 

创略科技的客户普遍是中大型B2C企业,并且C端用户的价值较高,客单价在数百元以上(或者客单价低,但是消费频次高,年消费上千元)。高价值客户有较全面的信息,使得创略科技可以精细化运营每个用户,提供定向匹配的数据服务。

 

目前创略科技重点服务汽车、旅游(包括OTA、酒店、航空公司、地方旅游局)、金融、零售行业,已服务超过200家大中型企业客户。

 

相较行业内其他营销数据服务商,创略科技的优势在于能够为客户提供第一方营销数据完整技术解决方案,实现从最初的数据导入到最终的指导行动。此外,AI能力输出是公司一大技术优势。

 

近期,爱分析与创略科技创始人Jimmy Hu就创略科技业务模式、产品结构、发展规划以及行业情况进行深入沟通,精彩内容分享如下。

 

专注营销场景,最大化第一方客户数据价值

  

爱分析:创略科技过去一年在业务上有哪些调整?

 

Jimmy Hu:过去一年我们没有大的变化,但在两方面有调整,一是对原有产品线进行调整,更加注重数据产品;第二是在原来基础上有一定延伸,新开辟了两条产品线。

 

对我们来说,最有价值的部分还是在数据环节,所以2017年我们将重点还是放在数据产品上。而企业和客户互动的渠道由企业自己控制。

 

爱分析:创略科技过去的产品线较长,现在重新划分为NEXUS、QI和APEX三大产品,是依据什么?

 

Jimmy Hu:我们现有三块业务,第一块业务是NEXUS,提供从数据采集、数据清洗、自动打标签到数据分析一系列服务,是创略科技最早切入的领域,也是目前的核心产品。

 

第二块业务IQ是一款搭建在NEXUS基础上的AI工具,经过NEXUS处理的数据集中到IQ上之后,营销人员可以对这些数据做非常自由的操作,用以预测客户行为和营销效果。

 

第三块业务APEX是区块链技术在营销领域上的应用,可以理解为专注于B2C全局营销和CRM区块链平台。

 

爱分析:APEX是一款怎样的产品?

 

Jimmy Hu:以往营销要借助媒体传达到用户,大部分利润在媒体上被消耗了。而APEX将品牌主、消费者和应用合作伙伴(APP)连接起来,消费者可以在APP上获取积分并提现。

 

这种情况下,应用合作方能够实现数据变现,品牌主能够提升ROI,消费者能够获得真金白银。

 

目前APEX还在开发阶段,已经有一些应用合作伙伴,主要是用户数在5-10万的中小型APP,集中在新闻、垂直商务领域。

 

爱分析:将原有多款产品合并为NEXUS一款产品是出于什么考虑?

 

Jimmy Hu:过去的产品包括PRISM、LINK、NEXUS和ONE,其中PRISM能够帮助企业实现跨触点实时数据收集,NEXUS是企业级智能客户数据管理系统,能够根据用户特征给用户画像并贴标签,ONE是营销优化及数据可视化平台,LINK是一款类似转换插头的工具,能够实现API与API之间的对接。

 

在去年我们去掉了ONE这款产品,并将PRISM与LINK合并到NEXUS。所以现在核心产品只有NEXUS这一款。

 

砍掉ONE是因为这部分业务并不优质,并且只占我们整个产品布局里很小的一块。

 

将LINK和PRISM合并到NEXUS,是因为我们发现国内企业需要完整的解决方案,这跟国外不同,国外会把一个完整产品拆成不同模块,每个模块选取不同供应商。

 

爱分析:创略科技之前的产品已经包括部分AI预测功能,为什么又将其独立成IQ这款产品?

 

Jimmy Hu:之前的AI预测功能属于NEXUS的一个模块,今年开始,我们发现一些客户只需要AI能力而不需要NEXUS的全部功能,因此我们把它单独开辟出来作为一款产品,就是搭载AI能力的基础版NEXUS。

 

爱分析:IQ这款产品如何使用?

 

Jimmy Hu:不同客户对产品有不同需求,比如一些金融客户有分析团队和数据科学团队,他们会有很大的操作空间;而一些旅游和汽车客户,可能就是营销部门某个专员使用,这种情况下我们通常会帮助客户做好设定,他们只需要调整参数,就能够得到所需结果。

 

爱分析:现在许多BI产品也开始包括预测功能,IQ是否就是这种类型?

 

Jimmy Hu:BI是加上业务逻辑的数据可视化,通常需要选用非常干净的结构化数据,这和IQ完全不同,IQ的数据源可以是各种实时、非实时、结构化、非结构化的数据,甚至还可以是文本数据。IQ把这些很难由人工处理的数据做到模型中,可以实现购买预测、用户生命周期预测等功能。目前我们有20个这样的模型。

 

爱分析:NEXUS采集的数据主要来自哪里?

 

Jimmy Hu:每个客户都不同,像汽车行业接入的数据基本是来自4S店和Salesforce系统。其他行业客户有的是来自是线下数据库导入,有些是线下数据库和线上登录共同接入。

 

比较有趣的是,我们之前预期大部分数据可能来自线上,但实际上很大一部分数据是来自诸如购买行为这样的线下数据。

 

爱分析:创略科技面向哪部分客群?

 

Jimmy Hu:我们的客户普遍是中大型B2C企业,并且C端用户的价值很高。例如客单价在数百元以上,或者客单价低,但是消费频次高,年消费上千元。

 

我们的产品可以精细化运营每个客户,有些企业客户的客群只有大几千人,但是每个客户的数据体量不小,我们能在这个层面为客户提供定向匹配的数据服务。

 

爱分析:创略科技现在重点服务哪些行业?

 

Jimmy Hu:汽车、旅游(包括OTA、酒店、航空公司、地方旅游局)、金融(银行、保险、证券的线上部门,未来可能会延伸到线下部分)、零售。

 

爱分析:公司最近一年服务过哪些标杆客户?

 

Jimmy Hu:我们过去一年在各个领域都有标杆客户,最明显的是汽车领域,标杆客户有玛莎拉蒂、迈凯伦和Volvo等。其中和玛莎拉蒂已经有了好几年的深度合作,我们是去年年底为他们提供了AI模块。

 

另外一个比较专注的领域是旅游行业,比如希尔顿、费尔蒙酒店和骑鹅旅行也是最近服务的客户。

 

竞争来自其他数据服务商,完整业务闭环是优势所在

 

爱分析:有没有BI公司或DMP公司切入到第一方数据领域?

 

Jimmy Hu:DMP通常是广告技术公司,它们做的主要是品牌营销,用第三方受众数据做新客的广告投放,很明显特征是有自己的数据池。很多公司用DMP是因为自己收集不到这个数据。

 

这个行业目前基本没看见BI公司,因为BI更加通用,各个部门都有需求,本身的市场已经足够大,没有必要进入到营销这么专注的领域。

 

传统公司更多会涉及到BI和ERP,和这类公司碰到的不多。

 

爱分析:公司开辟一个新行业的难度大不大?

 

Jimmy Hu:我们进入一个新行业的时候,主要调整的地方是AI模型,其他部分相对来说比较标准化。因为虽然会有不同行业的划分,但是我们服务的客户都是B2C企业,客单价较高,有客户生命周期运营需求,很多属性是类似的。

 

爱分析:公司现有业务的门槛会在哪里?


Jimmy Hu:创略科技产品的门槛是我们完整的业务闭环,能实现从数据导入到变成行动,中间还包括AI层面的能力,这在行业内比较少见。

 

爱分析:公司会对标哪家公司?

 

Jimmy Hu:我们定位在国内比较独特,没有国内的公司可以对标。国外可对标的公司是ActionIQ,这家公司上一轮融资3000万美元,估计市值有3亿美元,到现在应该有5-6亿美元。它也是覆盖数据和AI模块。

 

爱分析:国内营销科技演进方向是否会向国外看齐,出现大量细分领域解决方案公司?

 

Jimmy Hu:这完全有可能,国内公司4-5年前普遍什么都做,但现在明显看出有些公司更加专注,创略科技还算是一家在细分领域里深耕的公司。

 

简单来说就是数据接入后,经过我们处理形成洞察,最后变成可用的形式输出到相应应用,再根据应用反馈不断完善产品。

 

爱分析:会和DMP合作吗?

 

Jimmy Hu:我们和DMP公司可以合作,因为它们掌握第三方数据,而我们是第一方数据服务商。

 

爱分析:会和DSP合作吗?

 

Jimmy Hu:和DSP会有对接,如果我们的客户要用到DSP,那么这个DSP在我们的对接列表里。像力美、舜飞都有对接。

 

爱分析:创略科技选择从数据角度切入营销科技,这个领域还有哪些值得关注的切入点?

 

Jimmy Hu:营销科技范畴很广,内容、展示、监测等等都可以作为单点解决方案。但是相对更好的切入点我觉得只有数据和自动化两个方面,但这两方面各自都有问题需要解决。

 

营销自动化会面临来自纯工具性产品的竞争,要做深才能有机会。

 

单纯做数据应用也有问题,在中国目前的大环境下,单点解决方案很难做大,比较好的方式是做出有深度,能提供整套解决方案的产品。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业务性质又变得类似系统集成商,这是中国企业面临的一大挑战。

 

人工智能是下一步重点

 

爱分析:创略科技​​​​​​​客单价在什么水平?

 

Jimmy Hu:单纯产品的客单价从小几十万到上百万。云端是按照数据量收费,私有部署是按照服务器和节点数量收费。

 

爱分析:创略科技​​​​​​​提供纯软件产品还是说会带有部分咨询服务?

 

Jimmy Hu:我们希望提供纯软件产品,但在中国很难避免服务,因为客户的专业知识、团队建设还有欠缺。

 

当然,这种服务的范围很明确,一般只帮助客户使用产品,或者围绕产品对接新技术,创略科技不做业务咨询,这不在我们的范围内。

 

爱分析:现在创略科技有多少人?

 

Jimmy Hu:创略科技现在保持近百人左右的团队,比去年要少一些,因为我们把之前一块营销渠道业务去掉了。

 

爱分析:最近有没有在做新一轮融资?

 

Jimmy Hu:没有正式找融资,但是有机会的话,也考虑做新一轮。

 

爱分析:项目的实施周期一般多长时间?

 

Jimmy Hu:具体实施周期要看客户需求,客单价二三十万的客户24小时就可以在公有云上开户,私有云项目短的话也就2周,有定制化需求比如模型定制化、数据来源的定制化3个月也有可能。

 

爱分析:怎么考虑下一步的战略安排?

 

Jimmy Hu:我们之前的精力主要放在NEXUS,现在NEXUS和IQ投入的精力各占一半,下一步可能会更注重IQ。作为单点的人工智能解决方案,IQ的前景还很大。